欢迎光临汇站吧    
当前位置 首页→→旅游游玩旅游景点河南旅游景点→浮戏山景区
浮戏山景区
  • 百度权重
  • 360权重
  • 神马权重
  • 搜狗权重
  • 谷歌PR
  • 移动权重
  • 0AlexaRank
  • 227关注热度
  • 0入站次数
  • 0出站次数

网站描述: 浮戏山雪花洞风景区

关键词:
  • 浮戏山雪花洞风景区,浮戏山9.9元包游,雪花洞景区
收录点评

浮戏山景区站点于2021-09-09 20:09:50收录在汇站吧,目前累积访问人数为227,汇站吧致力于为网友提供有帮助,有意义的分类目录索引服务,以及为优秀网站提供外链支持,加快新站收录,数据仅供参考

如果您觉得【浮戏山景区】相关资料不全,或者网址有问题,请点击联系我们!如果您是浮戏山景区的站长,您需要删除此网站的收录,也可以联系我们。

浮戏山景区在汇站吧上收录的网址:

网站百科

小龙池的传说


据传说,玉仙圣母驾前有两条龙,一条黑龙,一条白龙。圣母统中岳云雨,掌人间祸福,每当玉仙圣母出巡,白龙在右,黑龙在左,旱则布雨,涝则放睛。

有一年,玉仙圣母回昆仑山议事,黑龙和白龙却因争夺一个龙潭打起架来,这个潭叫岚泉,在玉仙河中段的山谷中。这里峰峻境幽,风景极美。白龙和黑龙都想住在这里,谁也不肯让谁,结果,黑龙凶暴,打伤了白龙,独占了岚泉。

白龙被赶出山外,化作个文弱书生,想救助于人间。

山外有个村庄,名叫程寨。程寨当时有个大户,呼主叫程清良。这天,程清良看到一个书生模样的青年沿门乞讨,很可怜他,就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书生答道:“肖云鹤。”程清良看肖云鹤生的眉清目秀,就说:“看你也象个读书之人,怎么落到这样狼狈?”肖云鹤说:“你问这干啥?我是落难之人,我能干活,你若有慈悲心,收留我,我会尽力报答你的。”

于是,程清良就把肖云鹤领到家中,让他每天上山放牛。

这年春天,天气非常干旱,庄稼都枯萎了,四乡百姓到处祈雨,可是天上还是不见丝云,程清良也愁得睡不着觉。这一天,肖云鹤见程清良满脸忧愁,就问:“掌贵的,你有啥为难事?“

程清良烦燥地说:“天不下雨,地里干得冒烟,庄稼不收,老百姓怎么过日子!”肖云鹤说:“把地浇一遍不就行了?”,程清良没好气地说:“井水都干了,你去浇吧!”肖云鹤说:“行,我试试。”

肖云鹤到野地一看,果然旱情严重。他心里想,这一定是黑龙作的孽。当晚,他对程清良说:“掌贵的,今晚我去浇地吧?”程清良只把他的话当作疯话,没有搭理他。

第二天,程清良见肖去鹤赶着牛准备上山,想挖苦他两句说:“云鹤,昨晚你把地浇过了吗?”肖云鹤说:“是呀,浇过了。”程清良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,没有再说啥。

等肖云鹤上了山,程清良到地里一看,好象刚刚下过一场透雨,到处湿漉漉的。他想试试墒情有多深,一脚踩到地里,湿泥没住了裸骨。程清良诧异极了。

这一年,麦子长的特别好,老百姓笑逐顔开,程清良开始对肖云鹤留意了。秋后庄稼种上后,程清良又对肖云鹤说:“云鹤,你不用放牛了,你锄谷子吧!”云鹤说:“行”

程清良交待他说,“俗话说,‘稀谷子稠麦’。谷子留的稍微稀点,不少打粮食。”

肖云鹤背上锄下地走了,天不晌午,肖云鹤回来了。程清良问:“不是叫你锄谷子吗?”云鹤说:“锄完了。”程清良没吭声,中午到地一看,二十亩谷子地象用犁翻过了一样,只留了五棵苗,地中间一棵,四角各一棵,程清良回去见了云鹤说:“去鹤,二十亩地你留了五棵苗,留得可不稀呵!”云鹤认真地说:“还太稠,那下午再去锄!”

下午,他把四角的四棵也锄掉,只剩下中间的一棵谷子了。

该收割了,别家都忙着泼场轧场,程清良却无动于衷。云鹤来找他说:“人家都轧场打谷子哩,咱咋不动哩?”程清良说:“一棵谷子还用轧场?”云鹤说:“得轧个比往年大点的场子!”程清良说:“你看得轧多大?”云鹤说:“就把二十亩谷子轧成场吧!”

程清良心想,轧二十亩大的场,光担水泼场也得三天,我看你咋个泼法。当晚,程清良偷偷藏在二十亩谷地边,等了一会儿,云鹤来了,只见云鹤站在地当中,一束身,一道白光升起,顿时,云雾四罩,下起了毛毛细雨来,把二十亩谷地匀匀实实下了一道,云雾弥瀑中,伸手不见五指。程清良藏在地下,惊得连大气也不赶出。一会儿工夫,云消雾散。云鹤在二十亩地里踱了一遍,回去了。

程清良也回家了,在地里看到的情景他没对任何人说。第二天,一家人牵出牲口套磙,很快把场地轧成了,只有那棵谷子还长在场当中。云鹤对程清良说:“咱们收谷子吧?”程清良说:“看你咋个收法?”云鹤说:“你回去拿块红毡,把谷子裹住,然后把仓库清理好,让牲口往家驮。”

程清良二话没说,一切照办了。这棵谷子一直打了三天三夜,把大仓库小仓库都装满了。程清良实在忍不住,就找云鹤说:“云鹤,还不该找完哩?”

云鹤说:“仓库都装满了吗?”

云鹤说:“那就该完了。”于是打一红毡一看,谷子真的打完了。

场光地净,云鹤要走了,村里的人苦苦挽留,云鹤却执意要走,程寨人把云鹤送到村口,程清良说:“云鹤,慢走一步,我有一句话要问。”

云鹤说:“你问吧!”

程清良说:“你一定得说实话”。

云鹤说:“中!”

程清良说:“我知道你不是凡人,即是神仙也有神仙的难处,你说吧,有什么要我们帮助的,就是赴汤蹈火,我们也不敢怠慢。”

云鹤看乡亲们一片诚意,就说:“我乃玉仙圣母驾前小白龙,原来住在岚泉。后来,黑龙乘玉仙圣母赴昆仑议事的机会,将我打伤赶了出来,无奈何,我想求助父老帮忙。”

程清良说:“怎么个帮法?”

肖云鹤说:“我此番回去,定与黑龙有一场恶斗,你们若肯相帮,请于六月六日那天,准备好一千个蒸馍和一千块青砖,运到岚泉边。如看到泉内水如锅滚一般翻腾,那便是我与黑龙簏战正紧。如见溅起白浪,浪高三丈,那是我力疲求助,你们可将蒸馍投入水中。如果见黑浪翻溅,便是黑龙战败,你们可用力向池内投青砖,不知能不能做到?”

程清良和乡亲们齐声说:“我们一定照办!”

只见肖云鹤拱手施礼:“谢谢父老,我将感激不尽!”说毕,束身一晃,一道白光升起,众人看时,只见一条白龙腾云驾雾向南山飞去。

却说到六月六日这天,程清良带领全村父老兄弟,抬着蒸馍、青砖赶到老庙山的岚泉,果然看到池内水如锅沸,从上午直到下当午时。突然,池内白浪溅起三丈多高,程清良一声呼喊,乡亲们把蒸馍尽投池中。约一个时辰后,池内翻起黑浪。程清良又一声呼喊:“打!”,乡亲们便把青砖雨点般往池里扔,只听“拨喇喇”一声霹雳响,一道黑气从池内窜出,直朝山外飞去,黑龙战败,仓惶逃跑了。它的尾巴把山扫掉了一大块,碎石把岚泉盖住了一半。

后来,玉仙圣母从昆仑回来,黑龙首先告状。玉仙圣母召来白龙询问,白龙说:“可让百姓作证。”

玉仙圣母化作凡人到百姓中察访,要弄清谁是谁非。每到一处都听到人们诉说黑龙的罪孽和颂扬白龙的功德。圣母大怒,命令把黑龙赶出石寨,再不让它进山了。

后来,群众在岚泉边修建一座白龙庙,四季奉祀,这一带年年风调雨顺。自此,群众把岚泉叫作小龙池。并连同这个故事,流传至今。


李老君和玉仙圣母

玉仙圣母是太古初期的一个神女,为了找个安身之所,造福于百姓,她千里迢迢来到中原。一天,她来到嵩山北麓的方山,只见山峰峭丽,峡谷幽深,林木葱郁,潭泉喷玉,心中暗暗称奇。双往前行,但见九个山峰环抱一个盆地,风景十分秀美。东面一座山头,状如凤飞,九座山峰的山势,在盆地汇拢,形成半亩多大清幽幽的水潭。水潭四周,山石嶙峋,状如龙盘。真是山展画屏,泉鸣如钟,龙盘凤飞,藏风藏气。玉仙圣母高兴极了,便决意在这儿棲身。

她想在溪边作个记号,表示自已已经点下了这个地方,猛然间,她发现溪边已经扎着一根拐杖,原来这里早已被人点了去。谁占的呢?玉仙圣母一看,嘿,原来这根拐杖是自己的师兄太上老君,他怎么先到这里了?玉仙圣母暗自想道:中州圣地,这么好个地方,一定不能让我师兄占去。于是,她悄悄脱下绣鞋,埋在地下,然后又将老君的拐杖扎在埋在绣鞋的地方,才沿着弯曲的溪流,往山里走去。

再说老君是跑过很多名山大川最后才选中这个地方的。他插了自己的拐杖,证明这里已有人占下,然后迈着方步悠哉游哉浏览风光。他先在一个清水潭里饮了水,又在另一个潭里洗了澡,顿觉浑身清爽,便登上一个状如香炉的山峰,选好支炉炼丹的地方,最后,信步走下山来。 忽然,他好象听得有人叫他,回头一看,原来是自己的师妹玉仙。玉仙在他们师兄妹中,是最乖巧伶俐的。老君笑道:“师妹,你这个丫头,怎在我的地盘内乱跑哇?”玉仙也笑道:“师兄说话不嫌牙碜,明明你在我的地盘乱跑,却来倒打一耙!”

老君正色说:“此地我已占下!”

玉仙也正色说:“此地我已占下!

老君说:“可有凭据?

玉仙说:“你可有凭据?

老君说:“九龙口上,有我的拐杖插地为记!

玉仙说:“九龙口上,有我的绣花鞋埋土为记”

于是师兄妹二人来到凤飞岗下,九龙口上,老君见自已的拐杖插的好好的,呵呵大笑道:“你来看看,拐杖是我的不是?”

玉仙说:“拐杖果然是师兄的,不错”

老君说:“你该承认这里是我的地盘吧!”

玉仙不慌不忙,上前拨下拐杖,谁知,拐杖却带出一只绣花鞋来,正好扎透鞋底。玉仙说:“师兄,你来看看,这绣鞋是我的不是?”

老君看看绣鞋说:“不错,是你的。”

玉仙笑道 :“既然都不错,说明我俩都占下了。但得分个谁先谁后,你看,这拐杖扎在绣鞋里,说明绣鞋占地在先,拐杖占地在后,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老君明知玉仙耍刁,嘴上又没法分辨,只得说:“好吧!既然你 先占下,我走!”说着,动身要走,玉仙忙上前拉住老君说,“师兄慢走。”才老君停住脚步,听玉仙说:“这时既是我的栖身之地,我就应该给这一带百姓造些荫福,还望师兄大力鼎助”。老君听了哭笑不得,最后说:“你这个头,我不跟你一般见识,给你留一把蚕虫,再撒一把煤面子”。说着,在口袋里掏出一把银白色的蚕虫顺手一撒,又在鞋筒里抓一反黑煤朝地上撒,说道:“行了吧?”玉仙说:“一把煤面子不够烧怎么办?”老君边走边说:“不免烧掺点红土瓣子”。说罢,挥起拐杖朝地下一捣,地下便被捣个大窟窿,老君便顺着窟窿过河北,上太行山去了。

后来,这座山上到处都是桑蚕,玉仙圣母在这里养蚕取丝,纺线织布,使人类有衣穿,山下蕴藏着的煤层,就是老君撒的那一把煤面子。而巩县一带和煤时,都要掺些红土,便是根据老君临走时说的那句话,“不够烧时掺些红土瓣子”来的。

直到如今,老君当年饮水的潭,洗澡的潭都还在